扎哈遗作遭遇首次翻车事件吗?历时5年耗资45个亿却不被买账

首先,它的鸟瞰图曾未完工就出圈过多次,两边的办公空间围绕着中央空间和多个庭院,巧妙地

而这次,扎哈也依旧保留了自己流线型建筑风格。建筑外墙是异型幕墙,由28000块铝板拼接而成。

而这28000块的铝板没有一块相同,大小不一形成流动的幕墙线条。并且每两块的拼接处都有一定的间隙,形成了不同角度不同形态的视觉效果。

其次,建筑处处考虑到环保问题。譬如说结构的优化工作减少了建造所需的混凝土量,同时增加了可回收部分所占据的比例。

为降低屋顶太阳能热水系统对能源的需求,制作建立了可以将雨水的雾化颗粒喷射到每个中庭上方的膜屋顶,通过蒸发来实现散热和降温。

还有建筑的双帷幕设计,既有很好的隔音效果,又为内部起到了真正的冬暖夏凉的作用。

除此之外更有为确保室内的空气质量,安装了具有监测温度、二氧化碳、PM2.5颗粒物等智能管理系统。

而对于建筑内部的办公以及娱乐区域,设计的也颇有讲究。为了让中央庭院获得最大的采光度与休闲生活体验,最长连廊跨度高达90米。

对于无限极广场的建筑本身,扎哈不仅保留了自己的建筑风格,还引入了相当大部分的环保科技,做出了自己对未来的充分设想。

而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大批不太好看的言论中,针对这次建筑设计的评价,依旧正面居多。

老实说,自从扎哈获得普利兹克奖,在中国的建筑开始遍地开花之后,几乎看不到群众们对扎哈的建筑呈一半否定状态了。

毕竟,扎哈建筑人生的后半段是被封为“女王”和“神坛”般的存在。但说起她建筑生涯的前半生,便是与“否定”捆绑的前半生。

她的建筑常常让结构、施工等多个技术部门摸不着头脑,甚至有业内人士称:“扎哈的奇形怪状和飞扬跋扈的规划,把城市的格局弄得乱七八糟,我们需要更简单的设计和整齐的布局。

所以这个伟大的建筑家,在自己40岁之前还没迎来处女作,只能在图纸上描绘想象中的建筑,也因此她获得了“纸上建筑师”的称号。

后来,扎哈有幸开始实践自己理想中的建筑,但“否定”依旧游荡在她的建筑生涯中。

曾经,她为日本新国立竞技场设计的建筑。在扎哈的方案中,她将竞技场设计成流线型,具有强烈的肌理感,从场馆内部看,犹如身处宇宙飞船。

但因为她的项目“太烧钱”,日本建筑界的反对声此起彼伏,甚至连槙文彦、伊东丰雄、矶崎新、隈研吾、藤本壮介等重量级人物,纷纷站出来反对该方案的落地实施。

而情况略有相同的,还有扎哈为卡塔尔世界杯设计的体育场,也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当时的建筑设计方案一曝光,就被不少批评家否定的比喻为“这建筑形似女性生殖器”。

当年扎哈设计北京银河SOHO的时候,潘石屹(银河SOHO董事长)在微博上晒出照骗时,也是引来一片争议。

但好在潘石屹依旧坚持银河SOHO的建造,结果也令众人有目共睹,银河SOHO开盘仅三天就创下了40多亿元的成交量。

而扎哈也真真正正的将她的解构主义带到了中国这篇大地上,也让我们有幸看到她设计之下的广州歌剧院、望京、虹桥SOHO等等。

扎哈曾说,“我不乖,自然会引来偏见和惩罚,因为每个人总想把你放进框框。别人会希望你是从同一个模子出来的,是批量生产的产物。建筑物也是一样,于是我就被钉上了十字架。”

所以,无论是扎哈建筑前半生只能停留在图纸上做设计,被大众频繁否定,还是建筑后半生又被视为建筑界的女王,想必扎哈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里准备。

那么,关于今天完工的广州无限极广场的一些讨论,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如果她能看到,也一定会从容自若吧。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