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19年12月入主酋长球场以来,阿尔特塔一直在强调高位压迫,但效果不尽相同。

效果在他的执教早期立竿见影,教练与球员间迸发出了明媚的火花。奥巴梅扬和恩凯蒂亚都在逼抢守门员后取得了进球,这证明了在阿尔特塔拾起教鞭的前一个半赛季中高位逼抢的价值,但除此之外,当丢失球权时,球队出现了意见的不合。虽然他们的本意可能是骚扰对手以夺回球权,但在2020-21以及2021-22赛季的前半段,保持这样的战术举步维艰。

虽然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本赛季的有球威胁及水银泻地般的进攻,但无球进攻是他们强势开局的基础。本赛季至今只有三场比赛(译者注:文章写于阿森纳对阵富勒姆赛前),但就目前来看,他们在进攻三区中的压迫(对对手球员接球、带球以及掷界外球的压迫次数)位列联赛第三(115)——仅次于利兹联(129)和纽卡斯尔(126)。

阿森纳提高压迫强度的愿景是吸引热苏斯加盟的众多因素之一。不出所料,他在进攻三区的紧逼次数位26次,这在阿森纳队中排名第一,但这也并非他单枪匹马所能做到。这种强度的提升来自于进攻线的整体,这在季前赛中就显露无遗。

压迫强度的提升在美国对阵埃弗顿和切尔西的比赛中十分明显,但最典型的例子是萨卡在对阵塞维利亚时取得的进球。

当塞维利亚试图在左路发起进攻时,马丁内利(进攻三区的压迫次数为24次,仅次于热苏斯排名球队第二)将球封堵出了边线,马丁·厄德高(进攻三区的压迫次数为18次,排名球队第三)提前预判了对手的中场传球目标,这迫使对手回传。

马丁内利跟着持球人移动,而热苏斯来到了禁区中央以切断向右的传球路线,球只能被迫回传给了门将。

阿森纳持续施压,在紧逼之下,门将亚辛·布鲁在萨卡进入禁区时选择了一脚出球。

门将出球失误,萨卡上抢,第一次触球便取得进球。当萨卡射门时,禁区内有三名阿森纳球员,同时还有两名队员在身后接应,在那片区域的人数甚至超过了塞维利亚。

在这种情况下,人数上的优势对阿森纳影响巨大。在开始压迫时,智慧、预判和侵略性是必须的,但如果要让对手感到草木皆兵,在正确的区域进行支援也必不可少。

在英超比赛中,这一点在热苏斯呢对阵伯恩茅斯被判无效的进球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当马克·特拉弗斯将球传给劳埃德·凯利时,热苏斯在朝着凯利移动之前先曲线跑向特拉弗斯。如同对阵塞维利亚一样,他切断了禁区内的横传的传球路线。

随后,但凯利试图将球传给中场时热苏斯将球拦截,球落到了萨卡的手里。他在厄德高以及热苏斯的帮助下将球回传给后者,随后热苏斯将球回给扎卡。

前场三人组目标明确地前压,这使得厄德高有着充足的空间自由活动。在热苏斯拦截下皮球的七秒后扎卡将球给到了阿森纳的队长,此时阿森纳在进攻三区内有六名球员。

他们不仅抢回了球权,而且可以快速且准确地转移球,将伯恩茅斯的防线撕裂并创造出进球良机。这也体现出了他们在进攻三区持球时决策力和执行力的提高。

只不过这一切行动换来的进球都以最轻微的越位而告终,但这明确了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压迫的重要性。

在2020-21赛季,在无球方面方面,厄德高对阿森纳的影响显而易见。如果没有他,当对手门将想要从后场发动进攻时,阿森纳往往会让前场四人组(原文如此,但译者认为以阿森纳的阵型还是三人组比较符合实际)排成一排并由其中一人进行压迫。有了厄德高以后,他更倾向于压上推进,使他们的防守阵型变成4-4-2,然后寻求曲线跑动来进行压迫和领导球队。

现在,越来越多的球员参与其中,阿森纳开始为他们的对手设置陷阱。这方面的先兆也出现在季前赛中,扎卡的讲话也提到了这一点。

“我们开了个会,他(阿尔特塔)给我们看了对阵切尔西时的一个行动,”这位中场球员上个月说道,“我当时在压迫若日尼奥,马丁内利落到了我的位置。”

“通常情况下,马丁内利是一名左边锋,但教练们说‘你必须留在右后卫边上。抑或是你必须内收。’但他如今正逐渐落到6号位。”

扎卡为那次防守赔上了一个犯规,当他的队友在右路持续施压时,马丁内利对于该区域的覆盖已经使阿森纳在本赛季受益无穷。

在莱斯特城在酋长球场将比分扳成2-3的几分钟后,他们寻求组织另一次进攻。如上图所示,四名球员上前施压,切断了较近的传球路线,丹尼斯·普拉特成为唯一的传球选择,而他的一举一动也被马丁内利尽收眼底。

这位21岁的小将并不仅是补位,而是进行拦截并将球转给厄德高。几秒钟后,热苏斯将球回传给小马丁,并由后者一蹴而就,将比分改写为4-2,比赛由此盖棺定论。

这与阿尔特塔执教的过去几个赛季的对比十分鲜明。阿森纳在上赛季末有过更强的压迫表现。有趣的是,他们在2月战胜狼队的比赛中展现出了极有组织的压迫表现,在亚马逊的“All or Nothing”纪录片中,我们可以看到阿尔特塔是如何强调锁死对方的右路。

他戏谑地说道,每当狼队在球场的那个区域完成一次传球,他就会收取5000英镑的罚款。在比赛过程中,这个细节的重要性非常明显。

在上赛季的前半段,阿森纳还在使用防守型的4-4-2阵型,这十分有效,但没有达到现在的压迫程度。尽管失去了门前的终结能力,但在奥巴梅扬离队之前,他在压迫方面其实表现得尤为出色,在11月初的阿森纳在压迫次数排名中遥遥领先(135次),其中有69次发生在进攻三区之内。

前一个赛季(2020-21),当阿森纳进行压迫时,中场留下的空档(尤其是没有厄德高时)实在是太大了。

以欧联对阵布拉格斯拉维亚的比赛为例。他们的门将科拉日蹩脚的分球令人印象深刻,这给了阿森纳积极压迫的机会,但他们未能真正利用。

最初,他们的阵型固若金汤。五名球员齐头并进,拦截了所有试图通过中场的传球。

随后,当布拉格斯拉维亚的中场球员接到球时,扎卡进行紧逼,同样的,他也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扎卡紧跟球的动向,直到回到科拉日的脚下,但由于没有支援的队友,对方门将总能将球传给身处空档的队友。

在随后的比赛中,阿森纳依然有大量的球员上前,以拦截任何通过中场的短传并迫使对手进行长传,但这与过去一个月的比赛的差距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他们的对手是一支更加优秀的球队,那么这些空间都有可能被利用,这在那个赛季屡见不鲜。

本赛季,一周一赛的甜蜜已经消失殆尽。随着阿斯顿维拉下周三造访酋长球场,这种情况将发生改变。当九月的欧联杯和卡拉宝杯开幕后,一周双赛只会让球队更难维系如此优异的状态。

正如他们火力全开的进攻能力一样,他们能否继续密集压迫将让球迷们拭目以待,特别是赛季中期还将经历卡塔尔世界杯。这也是为何良好的球队深度是今年夺取锦标的一大重要原因,但迄今为止,阿森纳似乎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节奏。

其实就跟以前我们被人抢的后场出不了球一个道理,随便大脚大概率就是送球权,压迫到位还减轻后防压力。唯一的弊端就是伤病了

不是生死局,没必要高强度高位逼抢。用热身赛举例没啥说服力。阿森纳更多时间是打的转换进攻,然后在控球进攻时,球权回收做的比较好。前4轮,执行高强度的高位逼抢时间很少。也许,北伦敦德比时,才用。

塔从蹲坑拿足总杯,居然一步步把阿森纳调整成了高位强队之一,就冲这一点也是厉害

网络刷单是违法,切莫轻信有返利,网上交友套路多,卖惨要钱需当心,电子红包莫轻点,个人信息勿填写,仿冒客服来行骗,官方核实最重要,招工诈骗有套路,预交费用需谨慎,

低价充值莫轻信,莫因游戏陷套路,连接WIFI要规范,确认安全再连接,抢购车票有章法,确认订单再付款,白条赊购慎使用,提升额度莫轻信,网购预付有风险,正规渠道很重要!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